<ins id='on8i'></ins>

<code id='on8i'><strong id='on8i'></strong></code>
  • <span id='on8i'></span>
    <dl id='on8i'></dl>
    1. <tr id='on8i'><strong id='on8i'></strong><small id='on8i'></small><button id='on8i'></button><li id='on8i'><noscript id='on8i'><big id='on8i'></big><dt id='on8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n8i'><table id='on8i'><blockquote id='on8i'><tbody id='on8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n8i'></u><kbd id='on8i'><kbd id='on8i'></kbd></kbd>

    2. <i id='on8i'></i>

        <acronym id='on8i'><em id='on8i'></em><td id='on8i'><div id='on8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n8i'><big id='on8i'><big id='on8i'></big><legend id='on8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on8i'></fieldset>
            <i id='on8i'><div id='on8i'><ins id='on8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今日影評丨《行屍走肉》S10E10影評:背叛和抉擇的結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3

            本集真是一言難盡:從整體觀感上來說,這集張弛有度,動作戲和驚悚場面都有讓人眼前一亮的地方;但稍稍用心些,就會發現許多有邏輯錯誤和細節上的硬傷,令人如鯁在喉。

            本集的主題是在“背叛”下的抉擇……但願接下去的《行屍走肉》能給出更能讓觀眾接受的推進吧。

            新的融入

            開頭是貝塔進入瞭一個地道,在我們知曉地道是通往亞歷山大社區之前,這個開場還是頗具懸念的。

            貝塔是為瞭找回伽瑪才動用瞭這條地道——可見低語者領地中他已經找遍瞭。

            此時伽瑪/瑪麗隻身來到瞭亞歷山大(平時與她接頭的亞倫還沒回來),扔掉面具並告知瞭聯盟偵察隊的情況。

            自從知道莉迪亞還活著後,瑪麗就決心反水瞭,她是真心來投誠的,無奈阿爾法的部署一直在變,就算她是新晉的低語者三當傢也無法知道全部情報,難免令人懷疑。

            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——瑪麗給出的是理由是“想見在山頂寨的外甥”,羅西塔的反應是先給一拳再說。

            西迪克前兩天才剛下葬,自己又總夢見低語者殺瞭自己的孩子,指望誰都不能指望羅西塔會相信戴屍皮的傢夥。

            等瑪麗在牢房裡醒來、得知內奸丹特的事後,她更百口莫辯瞭。而且做過神父的加百利還開啟瞭“甄別謊言”的特殊技能,覺察到瑪麗在說“孩子母親死瞭”時有所隱瞞,因此她必須徹底坦白。

            被阿爾法長期調教、洗腦的低語者不擅撒謊,瑪麗實話實說,換來瞭加百利的臨時信任。

            在瑪麗指出低語者漏洞百出的邊界佈防情況後,加百利的“勁頭”來瞭,他覺得這是個機會,應該出動兩批人,救人、偵察兩不誤。

            如此冒進的提議,源於瑪麗的反水:有人來投降,證明低語者也怕瞭,我們不該應該乘勝追擊嘛?!

            等加百利和羅西塔整裝待發時,一個因傷心與恐懼而變得凌亂,一個因憤怒和殺欲而渴望戰鬥,兩個人很快吵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其實就現在他們倆的狀態而言,誰都不適合出去……

            大概是近水樓臺+相人有術,朱迪斯又來和瑪麗聊天瞭,她的直覺告訴自己,這個低語者可以交流,就從問她的名字開始——瑪麗已經記不起太多末世前的記憶瞭,低語者除瞭不善於撒謊外,還特別善於遺忘,她和姐姐都是那種“需要別人替自己做決定”的普通人,所以才一直渾渾噩噩地跟隨阿爾法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你先遇到我父母,現在就不會被關起來瞭。”朱迪斯對瑪麗的經歷表示遺憾,悄無聲息中進一步拉近瞭雙方的距離。

            加百利的計劃得變一變瞭,因為哨衛報告亞歷山大外圍出現瞭大批行屍,還有低語者混在其中,他們必須未雨綢繆,優先處理這個隱患,否則很可能會再次陷入消耗戰。

            一番計議後,亞歷山大兵分兩路,精銳主力出去清理屍群,剩下的人守傢。加百利和羅西塔也都冷靜瞭些,各自留在瞭自己崗位上。

            當晚,亞歷山大社區內的一座墳墓松動瞭,緊接著,貝塔爬瞭上來。

            這一段的氣氛和效果一流,既有傳統老喪屍片的味道,又有當代驚悚恐怖片的利落感。

            此時,加百利一行人抵達瞭哨衛們的觀察點,在發現他們已被“幹凈利落”地處決後(周圍沒有戰鬥痕跡),才意識到先前收到的是哨衛在低語者脅迫之下發出的假情報。

            我們中瞭調虎離山之計,被偷傢瞭!

            接下去的多場戲就看得人大皺眉頭瞭……先是開瞭“無雙”的頂級刺客+戰士貝塔,潛入幾間屋子屠光瞭留守人員,接著慢慢等他們屍變、出門引發社區騷亂後,才出來尋找伽瑪。

            我明白貝塔的首要任務是把伽瑪逮回去,也明白單槍匹馬的他要小心一些……可貝塔大哥您這麼威猛,再多清理幾間屋子,或者多帶幾個手下一起過來,不是更能事半功倍麼?

            找到伽瑪之後,“低語者不會說謊”的特征又顯現出來瞭:瑪麗沒否認自己的背叛,貝塔也默認瞭“抓你回去受死”。

            瑪麗不再懼怕貝塔,眼瞅著後者就要用強瞭……隻能說低語者的言行舉止真是簡單粗暴。

            這還不算啥,勞拉暫時制住貝塔、讓瑪麗去叫人的操作就有點迷瞭,哪怕是為瞭抓活的問話,至少也得確保能制服他吧?勞拉不清楚貝塔的能耐,瑪麗還不知道麼?

            隨後勞拉就讓貝塔反殺瞭……難得勞拉這張面孔有些熟起來瞭,就這麼稀裡糊塗地交待在瞭牢房裡。

            瑪麗出門後得到瞭朱迪斯的幫忙,之後貝塔靠著防彈衣躲過瞭朱迪斯的一槍,又先後擊敗瞭瑪麗和羅西塔,對手有數次機會可以補刀補槍,但都沒有動手……

            最終,在貝塔即將宰瞭羅西塔時,瑪麗以“自殺”為要挾制止瞭他……也不知是阿爾法的命令太絕對,還是貝塔過分自信,他真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隨後,兩人就這樣離開瞭亞歷山大,像散步一般走瞭回去……沒錯,就是一邊說著“好好受死”一邊優哉遊哉地走瞭回去……

            結果,(瑪麗帶著)兩人走進瞭(應該存在的)埋伏,貝塔倉惶逃走,瑪麗則憑借著她口中的功勞再次回到瞭亞歷山大。

            一場夜襲就這樣結束瞭,地道是先前低語者內奸丹特偷偷挖的,方便裡應外合,亞歷山大發現之後,這條地道也就廢瞭。

            這也是本集最讓我犯嘀咕的槽點:如果阿爾法想與聯盟秋毫無犯,那挖地道、夜襲無異於開戰;但顯然阿爾法遲早都要滅瞭聯盟,輕易浪費如此好的手段,低語者是不是太托大瞭?貝塔完全可以帶人把亞歷山大的守軍收拾幹凈,這和找回叛徒也不沖突,真是得不償失。

            亞倫也回來瞭,大傢互相知會瞭糟糕的近況,眼下還有幾個傷員要去山頂寨救治,瑪麗便也踏上瞭馬車。

            通過剛剛過去的一晚經歷,羅西塔已經接納瞭瑪麗,這大概是本集唯一的好消息瞭。

            新的開始

            本集開“無雙”的還有另一位聯盟戰神達裡爾,他一路摸到瞭另一個洞口,並成功襲殺瞭附近的低語者,直到碰上阿爾法這塊鐵板為止。

            “BOSS戰”總要被安排地刻意些……達裡爾和阿爾法“將對將”,打瞭個兩敗俱傷。

            阿爾法被捅傷瞭肩部,達裡爾除瞭眼睛一時被血糊瞭外,大腿還中瞭一刀。接下去,就是兩個傷兵磕磕碰碰的一追一逃瞭。

            在廢棄車間之戰時,追擊敵人的阿爾法先引來瞭三隻行屍消耗達裡爾,狀態不佳的“弩哥”被迫拔刀自衛,導致失血過多幾近昏厥。

            也不知是阿爾法太過小心謹慎,還是傷勢較輕的她突然傷勢加重瞭……總之,她在大好局面下,硬是拖到瞭晚上開始和達裡爾聊天。

            “感謝你讓我變得強大……痛苦造就瞭我,也造就瞭你……”

            到瞭這份上,阿爾法起瞭“惜英雄”的念頭,她大概是想從精神意志和信念上擊敗達裡爾,這才發動嘴炮攻勢吧。

            兩人順勢講起瞭莉迪亞,達裡爾的一句話,立刻讓阿爾法抓狂瞭起來:你根本不愛她。

            什麼?我一直在以我的方式愛她,你居然否定我?!於是怒不可遏的阿爾法拖著身子爬瞭過去(原來阿爾法傷勢這麼重,那之前她還這麼賣力追人),眼瞅著要比達裡爾先咽氣瞭。

            此時,他們口中的莉迪亞真的來瞭。

            阿爾法欣喜若狂,她覺得女兒是回心轉意瞭,便懇請莉迪亞殺瞭自己,好成就一個更強大的女性。

            由此看來,阿爾法是真的不貪戀權勢地位,說死就死瞭(確實符合低語者的精神宗旨),她也是真的愛著女兒……隻不過是以殘酷的方式愛著,“不絕情,就不能真正強大”。

            迪莉婭不願下手,她回來隻是想看看母親,並且告訴她:我就想做個普普通通的人,這一點是你無法給我的。

            等昏厥的阿爾法醒來時,莉迪亞已經帶著達裡爾離開瞭,她在聯盟和低語者之間做出瞭選擇。

            當然,莉迪亞也沒法向自己下死手,或許這才是她向母親說“不”的方式吧。

            挫敗感,強烈的挫敗感,前所未有的挫敗感——如果說“痛苦”造就瞭阿爾法,那麼此時的她經受瞭末世以來最大的痛苦,相應的,她也正變得前所未有的強大。

            然而,這份“強大”可不是什麼好事,正常人在這種情況下要麼消極到心如死灰,要麼癲狂到自暴自棄,偏偏她是低語者的首領阿爾法……接下去也不用再耍什麼花招瞭,全面開戰、不死不休吧。

            【也歡迎關註我公號“有愛評論區”。】